2020新浪教育盛典候选机构和码编程

11月26日,由新浪教育主办的“教育的力量2020”中国教育盛典暨新浪教育20周年庆典将在北京举行,活动全程将在新浪全平台进行直播,届时也将对2020年行业翘楚进行嘉奖。最终颁出年度影响力教育人物及机构、学前教育、职业教育类、在线教育类、高等教育类、高考升学规划类、国际教育领域、教育产品等类别奖项,获奖结果由网友、媒体及专家逐一评审,数亿网友将通过视频直播与我们共同见证这一荣耀时刻!

以下是本年度教育盛典的提名机构简介:

专业油污接收车正在回收油污 毛成永 摄

同日,陕西省作家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暂未关注到贾浅浅引发的网络热议。

贾平凹女儿的诗被群嘲,曾被父亲称赞“我远远撵不上”

高国忠说,2018年之前,部分船舶没有污水自净处理能力,将一些生活污水自排江中。部分船舶虽带有自净处理系统,但处理后的油水仍对江水有一定危害。从2019年下半年起,相关部门出台管理规定,要求船舶含油污水必须交由具有处置含油污水资质能力的企业接收处置,其他生活垃圾统一交由环保部门做无害化处理。

报道称,谈及贾浅浅,这位诗人认为,虽然由于父亲贾平凹的原因给她带来了许多“福利”,作品到处发,上了青春诗会,“但是我们也不否认贾浅浅有她的内在的东西,因为她毕竟有些诗歌、随笔、散文写得还是不错的。对于一个作者,我个人认为尤其是年轻作者还是以扶持为主,不能就一个局部,就两三首诗,就来全盘的否定,我想这样子可能对青年作家的成长不利,对中国的诗坛也不利。我们既不能捧杀,我们更不能棒杀,这可能是我们要一贯坚持的。我们要警惕,对一些‘文二代’,蹿红的诗人,保持警惕,保持理性的分析,不能因为在他们的诗歌实践中或者诗歌实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马上一棒子打死,我觉得这都是不妥的。我觉得贾浅浅这个事情,我个人看法是我们不能够就她几首诗而全盘否定她,也不能因为她在文坛有一个大佬父亲就全盘否定她的诗,因为她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亲。还是要看她个体的文学创作本身。”

文章认为,没错,对于诗歌,可以有很多主观的评价标准。但不管怎么说,评价标准宜“就诗论诗”——至少,是用诗的标准来评价诗本身。那种断章取义的评价,才是真的“浅”。

此外,《文学自由谈》文章作者写道,“读贾浅浅的诗歌,无数的错别字和各种硬伤从字里行间汩汩而出”。例如:《梦在左,灵魂在右》中的“风骤雨横,门掩苍(沧)浪之水”,《Z小姐的雨天》中的“一只(支)烟的功(工)夫,她和这个世界都陷入沉默”。

和码编程是广东优品智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孵化于2018年,以数学+编程作为切入口首创学科编程行业,为4~12岁孩子提供在线数理编程课。和码编程于2019年1月获得众为资本数百万美元的投资。2019年8月,便宣布获得数千万元Pre-A融资,投资方为国内IT服务龙头企业中软国际有限公司。2020年7月,获得皖新资本千万美元级融资。目前,于中山、上海、广州设立基地。

《贾浅浅:我的父亲贾平凹》

这两个地方是都匀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设置的“医学观察区”,也就是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史但还未出现症状的人员。此次空中喷洒作业,主要是对这两个隔离区高楼区域实施消杀,起到一定防控作用。

文章写道,“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

1月28日,文学艺术界刊物《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起舆论热议。

资料显示,贾浅浅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贾平凹文学馆常务副馆长,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

李MUFC李:随便说 几句话 不加标点符号 就算是诗 了吗

一棵歪脖子树:写这诗的人是文学博士,那我岂不是一代文宗?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喻琰 实习生 梁舒奕

赵志疆指出,坦白说,诗词鉴赏是需要一定文学底蕴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众审美可以被直接无视,更不意味着大家一定要从下里巴人的叙述中,咀嚼出阳春白雪的诗意。现实生活中,有人似乎固执地认为,如果想要评价一枚鸡蛋,你就必须先做一个母鸡。这种“你行你上”的逻辑,看似充满专业的力量,实则不过是“圈子文化”的捍卫者,而这样的“圈子文化”,无疑是文学艺术之类高雅领域,与大众审美渐行渐远的标志。

不少网友读了贾浅浅的诗笑了:

她拥有诗人的天赋和能力

文章列举了贾浅浅一首《那年,那月,那书》:

酒:要说起我的父亲,那还得从头说起。。。。。。一个文学院副教授,这文章开头对得起小学语文老师不

《文学自由谈》文章称,“这种‘浅浅体’诗歌,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

在贾浅浅的诗作中,有多处引发争议的段落,例如使用“屎”“尿”等不雅词汇,关于贾浅浅的争议顿时席卷网络。在贾平凹笔下,曾经如此称赞贾浅浅的写作才华:“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核心期刊《文学自由谈》近期刊发了一篇题为《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的文章,引发舆论,尤其是文学圈的广泛关注。

另外,《新京报》2月2日刊发评论文章《贾平凹女儿的诗可以批,但别因身份而预设立场》指出,借“贾平凹之女”身份发挥并非不可,但也不能没有边界。现在很多网友对贾浅浅的质疑,是基于想象出来的“猫腻论”“内幕说”。但摘取诗歌片段加以非议,很难为立场先行下的脑补结论提供支撑,也更像是为黑而黑。

前述文章列举了贾浅浅各项诗歌比赛的获奖经历和诗歌作品,批评贾浅浅诗歌是“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

就贾浅浅诗歌所引发的争议,新安晚报记者采访了一位国内著名诗人。这位诗人表示不能捧杀,也不能棒杀。“我个人认为她的诗歌不能像唐小林讲的那样一无是处。我记得她在鲁院的时候,她们那个班上拿的那些作品,我看了有几首还是不错的,但是唐小林指出来的这几首确实不能读,那不是诗歌,这肯定不是诗歌,是非诗的东西,或者是口语的东西。”X诗人认为,这些被网络攻击的诗歌,某种程度上是贾浅浅对自己写作的一种放纵,或者是一种无节制的倒退,“诗歌是给人带来美感的,这些东西拿出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诗人最没有出息的一种表现。但中国诗歌呢,出现了下半身写作以后,和口水诗写作,包括‘乌青体’这些诗歌出来以后,给我们诗坛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也不排斥现在诗坛出现了不说人话说鬼话的所谓的诗歌,确实是有问题的。”

文章奇哉啤酒美哉:《我的作协父亲》

从2月4日下午2时开始,一架喷制有“黔南应急”字样的直升飞机,吊着一个装有1吨消毒液的罐桶,在指定区域起降7次,实现全覆盖喷洒作业,对都匀市格尼斯酒店和市委党校宿舍楼区域进行空中消杀防控。

文章还列举了贾浅浅的诗歌《郎朗》:

但在贾浅浅近年的学术成果中,有多篇论文有关贾平凹,例如《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贾平凹的叙事策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贾平凹散文精选》《贾平凹书画与文学艺术精神关联性研究》等。

贾平凹在女儿的成长和创作道路上到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贾平凹有没有因为爱女心切,为其通向诗坛提供各种捷径,从而跨越了规则,践踏了公平?

还有网友直接下场开写

贾浅浅的诗到底写得怎么样?这对文学研究者来说,不该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为此,襄阳市交通海事部门积极与该市生态环境局寻求协助,通过在崔家营水电站附近建设回收锚地、与相关有资质的企业签订处置协议等系列举措,目前已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船舶防污染体系,实现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处置全闭环管理。

《文学自由谈》文章称,“这种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这与诗歌怎么能够捆绑在一起,更无法想象,那些出版商们为何要如获至宝、争先恐后地包装出版。”

对于网友的非议,他认为这是贾平凹的名声太大所致。“资料显示,贾平凹曾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院长,父女曾在同一所大学工作,对此,韩鲁华表示,贾浅浅的入职流程是公开、符合规范的,与其父的身份并无关联。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同时她也是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椰子里的内陆湖》,曾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入选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诗人。

据在现场监督的襄阳市交通海事部门工作人员高国忠介绍:这批船舶污染物都是无偿从途经汉江中心城区的各类船舶上搜集而来。和餐厨垃圾回收类似,目的就是防止船舶污染物直排江中。

贾浅浅的诗到底怎么样,

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你看的什么书/《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那个老外耸耸

十一月an:夏洛特烦恼:我的区长父亲

在作者赵志疆看来,在所有汉字中,诗无疑是最有“诗意”的,因为其满足了人们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想象。人们不仅乐于如诗如画的美景,而且忍不住憧憬充满诗意的生活,诗不仅可以传情,而且可以咏志,百般况味尽付其中。自“白话”而“废话”,直至“粗话”,诗歌创作的技术门槛似乎越来越低,更令人难堪的是,格调似乎也一路走低,乃至令人不忍直视。

贾平凹的创作成就、他在中国文坛的地位,是得到公认的。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给贾浅浅的诗歌作品、文学水平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虽然“文坛是个圈”,但也必须用作品说话,打破“圈子”“关系”的想象,才能在文坛长期立足。揠苗助长,是培养不出大作家的。

文章称,如果说“白话”和“废话”仍属于表达方式的问题,那么,“粗话体”毫无疑问就是思想品质问题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虽然诗歌创作的门槛一路走低,但诗歌评价的门槛却似乎一路高企,以至于无论面对怎样天雷滚滚的诗作,总有人以“你们不懂艺术”之名大加挞伐。贾浅浅意外走红之后,类似的声音再次响起,除了“你们不懂诗”的习惯性自负之外,还有一种声音是“以偏概全”。言下之意,贾浅浅的诗集中收录了很多作品,“好事者”却偏偏拎出几首来说事。既然收录进专集,想必每首诗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任何诗人都不可能字字珠玑,但终归要为自己写的每一个字负责。这不是文学审美,而是诗家底线,怎么就不容置喙了呢?

和码编程课程体系提炼义务教育数学教材中的重难点、易错点,融合美国 CSTA K-12 标准,让孩子提升数理思维,掌握编程技能。和码编程开拓先进的AI教学模式,并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终身实验室共建智能教育基地,持续投入AI技术研发,为学生建立一套智能化的学习体系。企业内部形成浓厚的教师文化,为每个学员提供1对1专属班主任服务,让孩子学得开心,家长放心。和码编程现报读学员已超过100万,覆盖北京、上海、广州等406个城市,遍布英国、美国、新加坡、加拿大等23个国家地区。

“国内诗坛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2月1日,河南日报客户端刊发评论文章称,说来尴尬,国内诗坛虽然多数时候都寂寂无声,但却总能以石破天惊之声引起强势围观,颇有些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力。继“梨花体”“废话体”走红之后,“粗话体”横空出世,“教主”贾浅浅,正是作家贾平凹的女儿。

“贾浅浅的文字是颇有灵气和个性的,她拥有诗人的天赋和能力,把文学变得更加感性、可视化。”文学评论者卢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曾为贾浅浅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写作评论《“宽与远”的诗歌境地》。在他看来,人们应该更多将目光放到贾浅浅的文学创作,阅读她的全部文学作品,而不是聚焦于几首玩笑一般的“打油诗”。他认为,有些网络评论是以偏概全了,不能用几首诗歌来判断贾浅浅的真实写作水平。

同时,澎湃新闻记者拨打了贾浅浅现在就职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段建军的电话,他以“自己最近有事,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采访。

2017年父亲节,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账号“当代”曾刊登《贾浅浅: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文中贾浅浅写道,“我从小到大特崇拜我父亲,就是除了不读他的书,不看他写的文章。”“我日后要是有幸出什么研究我父亲的书,大家一定要坚信这是我们俩人共同研究的结晶。”

资料显示,贾浅浅曾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澎湃新闻记者拨通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前副院长韩鲁华的电话,他表示,自己看过贾浅浅的诗歌,也读过她所有的论文,但是对于文学之外的争议并不关注。他强调:“浅浅是个好娃,我认为她在诗歌写作上是有才华和灵性的。”

2月1日,澎湃新闻多次联系西北大学文学院、西北大学党委宣传部,并以邮件形式联系贾浅浅本人,截至发稿前并未获得回应。

对于贾浅浅多篇论文关于贾平凹,韩鲁华认为,这并没有违法学术规范。“没有规定说她的父亲是贾平凹,她就不能研究贾平凹了。”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这首诗收录于贾浅浅新出版的第三本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

风痕:这…感觉还没我高中语文老师写的好

襄阳交通海事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持续加强船舶污染物回收、转运及处置环节的监督管理,落实船舶污染物零排放,坚决打赢船舶防污染攻坚战,保护汉江水环境。(完)

对于贾浅浅诗歌的质疑,2月1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贾浅浅父亲贾平凹,截至发稿前,贾平凹暂未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