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听听世卫专家的评价

【国际锐评】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 听听世卫专家的评价

“中国的方法是目前我们唯一知道的、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24日说的这番话,令人印象深刻。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认为,中国政府展现出的组织动员能力在全球卫生史上没有先例,其他国家很难做到。中国及时遏制疫情蔓延,主要是因为有中国共产党的集中统一领导。

说干就干。当晚,他一口气写到了凌晨两点多。

就像艾尔沃德所建议的,世界需要中国的经验来应对这场疫情。目前,一些被中国证明行之有效的举措,正在被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借鉴采纳。比如意大利政府日前已宣布,对11个市镇采取封闭管理措施。

不久,随着危重病人大量入院,赵领超看到,很多医院都面临着改造重症病房的需求。有的同行无从下手,在圈子里四处打问,也有人循着线索找到了他。

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基于一线考察得出的结论,显然具有权威性和公信力。

最新数据显示:24日这天,中国内地除湖北以外新增确诊病例降至个位数。中国多地已下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这正如中国最高领导人日前在一个面向约17万人的电视电话会议上所强调的,实践证明,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部署是及时的,采取的举措是有力有效的,再次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面对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新冠病毒?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们回家呀?”每次,女儿都不厌其烦地问,眼巴巴看着视频里的他。

“三言两语讲不清楚,干脆写个‘改造指南’吧,和大家分享‘干货’,赶紧建好了收病人!”赵领超想。

他把写好的“秘籍”发到了网上,推送到群里,传给了同行。不少人惊喜得连呼“雪中送炭”,也有人问:怎么不写篇论文呢?足够发表啊。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整个团队扑在病区,开始了紧张有序的改造工程。

(本报武汉2月26日电 报道组成员:本报记者王斯敏、蔡闯、刘坤、安胜蓝、晋浩天、张锐、章正、李盛明、张勇、陈怡、姜奕名、卢璐 光明网记者李政葳、季春红、蔡琳)

艾尔沃德在24日的发布会上,则对中国领导人“了不起”的决定、中国抗击疫情时展现的协同优势以及全政府、全社会的集体意愿表示称赞,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团结”。

正是因为中国社会高度团结、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历史上重大灾难和病疫往往导致社会混乱失序的情况,并没有在中国发生。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指挥部署,多次主持召开最高决策层会议,确定疫情防控的总要求和总目标;中国国务院成立联防联控机制;中央指导组赴疫情中心督战指挥……这些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强大的领导力。

赵领超和队友们立刻忙活起来。“虽然之前没做过这事,但对ICU的布局结构、功能要求等还是非常熟悉的。来这里看了看,心里已经基本有谱了。”他查阅肺结核、非典等传染病病房的具体情况,和团队共同商议,脑中很快有了施工图。

先划定功能分区和总体布局。病房、潜在污染走廊、污染走廊、病人转运通道、工作人员通道,一个都不能少;再确定进出病房流程。从第一清洁区换衣间、缓冲间,到第二更衣区、缓冲间,才能进入病房。工作结束,简单的“出病房”却包含着更烦琐的流程:第一脱衣区、缓冲间、潜在污染通道、第二脱衣区、缓冲间、清洁区……

这些客观中肯的评价,来自于对疫情防控一线的深入调研。9天时间里,由12位国际人士组成的世卫专家组,与中方同行一道,对北京、广东、四川、湖北等地进行了现场考察。

这份翔实明晰的“普通病房改组ICU”指南图文并茂,不但介绍了功能分区、进出病房流程,还将人员配置和岗位、护理排班、注意事项等倾囊相授,连病房用物需求清单、俯卧位通气操作规程等都列得明明白白。最大的原则和目的有两个:高效快捷救治病人、严格防护保护医护人员。

“快了快了!”他笑呵呵地说,心里默默地盼着:总有一天,早晨睁开眼,这苦痛的一切会烟消云散。在阳光下,他要开着车,一路歌唱着、欢笑着,看望久别的父母,接孩子们回到温暖的家。

人们注意到,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4日宣布,中国疫情顶峰已过,尚未构成全球性大流行。国际抗病毒研究学会主席、比利时鲁汶大学病毒学教授约翰·内茨指出,中国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果断有力,为国际社会有效应对这次疫情挑战赢得了宝贵时间。

从果断暂时关闭武汉对外通道,到各地统一行动、构建覆盖城乡基层的疫情防控网络;从武汉迅速建成一批集中收治医院,到各地和军方调派330多支医疗队、4万多名医护人员紧急支援;从组织医用物资生产企业迅速复工复产,到优先保障疫区各类物资供应,中国社会上下在抗击疫情面前,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中国速度、中国规模和中国效率。

美国政治作家萨拉·弗朗德斯日前撰文指出,中国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所采取的措施,在资本主义国家是闻所未闻的。中国社会主义的根本属性决定了在危机中或紧急情况下,人民的福祉优先于资本主义利润。

“我们的设计经受住了实践检验。事实证明,这个ICU是基本符合使用需求的,在使用中,我们又不断优化,逐渐完善细节。”赵领超说。

对中国而言,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而中国正在交出这样的答卷:

确实,对国际社会而言,中国用一个多月取得疫情防控明显成效,为分析社会制度与治理效能等问题提供了鲜活样本。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的病原体,人类对其认识有一个完善的过程,疫情防控不能有丝毫松懈。但正如谭德塞所说,“应该给所有国家带来希望、勇气和信心的关键信息是,这种病毒能够被控制。”

作为一个对全球公共卫生高度负责的国家,中国将继续发挥制度优势,全力抗击疫情,并与各方分享防控经验,加强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发合作,对外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作为考察组外方组长,艾尔沃德在会上坦承,他曾经像其他人一样对非药物干预措施的态度模棱两可。而中国的做法是,既然没有药,没有疫苗,那么有什么就用什么,根据需要去调整,去适应,去拯救生命。

很多外国网友评论说:“中国各地水不停,电不停,暖不停,通信不停,生活物资供应不停,社会秩序不乱,这在国外是不敢想象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中国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

3天后,焕然一新的ICU投入使用,30个床位向病人敞开,很快收满。

团结合作,坚定信心,世界就能早日渡过这场危机。(国际锐评评论员)

赵领超一笑:“只想让更多医护人员尽快用到。我的‘战友’都是勇士,作为护理领队,我要尽我之能,护他们周全。只有他们平安,才能救治更多病人!”

当天,中国—世卫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考察组认为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在减缓疫情扩散蔓延、阻断病毒的人际传播方面取得明显效果,避免或至少推迟了数十万新冠肺炎病例。他们还建议,其他国家应迅速重新评估对中国采取的措施。

到达金银潭医院的第一件事,不是收治病人,而是病房改造。支援队抵达之时,金银潭医院南楼6层只是普通病房,却要承担收治危重病人的紧急任务。怎么办?只有动手改造,造出符合收治条件的ICU。

赵领超也有自己的小心愿。爱人和他一样,也在武汉市医护战线上为抗击疫情而奋战着。两个孩子早已被送回河北邯郸老家。2岁稚子尚不懂得太多,6岁的女儿却已经知道爸爸妈妈都是“战士”。